如何理解聚众“打砸抢”?-深圳刑事律师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繁體中文

免费法律热线:

400-1588-185
0755-36866555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座机号码:0755-36866555

执业律所:盈科律师事务所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B座三层

如何理解聚众“打砸抢”?

来源:深圳刑事律师网  作者:深圳律师  时间:2017-10-23 17:13:12

分享到:

  摘要:“打砸抢”并非单一地侵犯人身权利或财产权益,而是可能侵犯其一或者同时侵犯两者。现行刑法将其规定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一章的扰乱公共秩序罪一节是合理的,突出了它扰乱公共秩序的性质。那么,如何理解聚众“打砸抢”?下文深圳经济犯罪律师为您详细讲述。

  与聚众哄抢财物行为紧密相关的是《刑法》289条聚众“打砸抢”。该条的内容是:“聚众‘打砸抢’,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234条、第232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的,除判令退赔外,对首要分子,依照本法第263条的规定定罪处罚。”也就是说,聚众“打砸抢”,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前段);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的,对首要分子依照抢劫罪定罪处罚(后段)。

  “打砸抢”不是一个严谨的刑法规范术语,现实生活中既有针对人身的“打砸”行为,比如用拳头打人、用石头砸人,也有针对财物的“打砸抢”行为,比如用皮鞭打宠物牲畜、用石头棍棒砸门窗店铺、抢财物,因此“打砸抢”并非单一地侵犯人身权利或财产权益,而是可能侵犯其一或者同时侵犯两者。现行刑法将其规定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一章的扰乱公共秩序罪一节是合理的,突出了它扰乱公共秩序的性质。第289条的内容基本沿袭了1979年《刑法》137条,旧刑法将其规定于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一章,显然看重它对人身权利的侵犯。

  第289条规定的行为以相关的人身犯罪、财产犯罪定罪处罚,在刑法体系上却被规定在刑法分则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的扰乱公共秩序罪一节,加之该条不是对独立罪名的规定,因此一直以来被刑法学界所忽视。笔者的基本观点是,第289条聚众“打砸抢”是聚众实施某些寻衅滋事行为的特别规定,其中“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是抢劫罪的法律拟制。考虑聚众“打砸抢”的立法沿革及其在现行刑法中的体系位置,结合刑罚正当性等因素,该条应作如下理解与适用:

  其一,第289条聚众“打砸抢”的规定,处在扰乱公共秩序罪一节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特定场所秩序、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之前,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尤其是从“打砸抢”的行为来看,与第293条寻衅滋事罪的某些罪状接近。具体来说,“打砸”人符合该条第1款第1项“随意殴打他人”;“打砸”财物符合第3项“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抢”财物符合第3项“强拿硬要”、“任意占用”公私财物。寻衅滋事罪也可以聚众实施,该罪第2款就是“纠集他人”寻衅滋事有关情形的加重犯。因此,第289条聚众“打砸抢”可以看成是对第293条寻衅滋事罪的特别规定。

  其二,根据司法解释,寻衅滋事罪“随意殴打他人”的“情节恶劣”,在人身伤害程度上顶多是“轻伤”(致1人以上轻伤或者2人以上轻微伤),[43]而聚众寻衅滋事的法定刑最高为10年有期徒刑。第289条前段规定对聚众“打砸抢”限制为“致人伤残、死亡”,此时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就可以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详言之,仅造成轻伤程度的寻衅滋事罪的最高刑是10年有期徒刑,一旦致人伤残、死亡,就按照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这样就使得刑罚衔接起来。由此可见,前段对人身犯罪的特别规定是有道理的。反过来则可认为,如果实施聚众“打砸”人的单纯侵犯人身行为,且没有“致人伤残、死亡”的,完全可以寻衅滋事罪认定处理。[44]

  其三,第289条后段以抢劫罪定罪处罚的规定是法律拟制。因为抢劫罪属于取得型财产罪,主观上要求非法占有目的,而毁坏意思异于非法占有目的,固而,“毁坏……公私财物”原本不符合抢劫罪的主观要件,但是本条将聚众“打砸抢”过程中“毁坏……公私财物”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就明显属于法律拟制。再说,聚众“打砸抢”只处罚首要分子,但抢劫罪没有理由只处罚首要分子。将“毁坏”财物拟制为抢劫罪的实质理由在于:一方面,不管是基于利用意思的非法占有目的,还是基于毁坏意思,其实质都是侵犯了他人对财物的利用可能性,在这点上,“毁坏”或“抢走”公私财物具有共通性(这是所有财产罪可罚性的共同基础);另一方面,聚众“打砸抢”行为人的主观方面可能具有毁坏或抢占的故意,客观上存在既毁坏了部分财物又抢占了部分财物的复杂情形,加之聚众犯罪过程中人员众多,司法实践中不容易区分,法律拟制便于司法操作。从第289条的刑法体系位置来看,它理应是对法条排序其后的扰乱公共秩序罪特别是寻衅滋事罪的某些行为的法律拟制。换句话说,是将寻衅滋事罪的某些侵犯财产行为法律拟制为抢劫罪。

  其四,由于第289条后段是抢劫罪的法律拟制,因此对后段法条应作如下理解:首先,法律拟制的实质理由在于法益侵害相同或相似,抢劫罪是同时侵犯财产权益和人身权利的犯罪,因此聚众“打砸抢”过程中,既要求实施了“打砸抢”财物的行为(即“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也要求实施了“打砸”人(对人暴力)或者通过“打砸抢”财物进而形成对人胁迫的行为。其次,正如同事后抢劫的成立不需要手段行为在先、目的行为在后,对于抢劫罪法律拟制的聚众“打砸抢”来说,“打砸”人或财物的手段行为,也不要求是在“打砸抢”财物目的支配下实施,而可以是在“打砸抢”财物的过程中伴随发生,或者是在“打砸抢”财物之后才发生。最后,法律拟制的规则之一是要按照法条本身的表述进行解释,也即为了成立拟制的抢劫罪,“打砸抢”可能是手段行为完全抑制被害人反抗,但最后仅是“毁坏……公私财物”,而不必非要取得财物。反之,如果“打砸”人或财物的手段行为与“打砸抢”财物的目的行为完全符合普通抢劫罪的构成要件,就应直接适用第263条定罪量刑,而且处罚对象不限于首要分子,而不能适用第289条的拟制规定。

  其五,抢劫罪法律拟制的效果是,严惩聚众实施某些寻衅滋事行为的首要分子。聚众寻衅滋事的客观违法性大于个人寻衅滋事,如前所述聚众“打砸抢”是聚众实施某些寻衅滋事行为的特别规定,而抢劫罪也重于寻衅滋事罪(抢劫罪最高可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因此,将聚众“打砸抢”中的“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的行为拟制为抢劫罪,并处罚首要分子,效果便是严惩聚众实施某些寻衅滋事行为的首要分子。言外之意,对首要分子以外的人仅需要按照正常情况进行刑罚处罚即可,通常来说就是寻衅滋事罪(或与敲诈勒索罪、聚众哄抢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等的想象竞合犯)。不能认为以抢劫罪定罪处罚的首要分子以外的人就不成立犯罪、不需要被刑罚处罚了,那样会造成处罚漏洞。这从聚众“打砸抢”财物与聚众哄抢罪的比较中可以更加明了:聚众哄抢罪的本质是“公然抢夺或盗窃”,客观违法性当然轻于聚众“打砸抢”财物,既然聚众哄抢罪规定了处罚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者,那么聚众“打砸抢”财物中应受刑罚处罚的当然不应限于首要分子。至少对于积极参加者,如果能够通过合理解释符合其他犯罪构成要件,就理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其六,协调第289条前段和后段进行理解。前段“致人伤残、死亡”应作限制解释,即聚众“打砸”人的单纯侵犯人身行为所致,不能伴随“打砸抢”财物的行为。否则,要么成立拟制的抢劫罪,适用第268条后段,要么符合普通的抢劫罪,直接以第263条定罪处罚,而不再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但是,有学者却认为,聚众“打砸抢”的“打”就是对被害人进行人身伤害,如果造成了轻伤、重伤或者死亡的,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砸”就是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抢”只能是抢劫财物,聚众“打砸抢”行为定抢劫罪时,客观危害行为是毁坏或抢走公私财物的行为;在聚众“打砸抢”过程中,打人又砸抢财物的,成立故意伤害罪和抢劫罪,予以数罪并罚。[45]该观点完全将第289条的前、后段割裂开来理解,实际上也完全忽视了该条与其他财产罪、扰乱公共秩序罪的联系。法律拟制的实质理由是法益侵害的相同或近似,既然论者承认后段的抢劫罪是法律拟制,而抢劫罪是侵犯人身和财产的犯罪,那么,就不能认为“打砸抢”财物与人身侵犯无关。协调地理解前后段,就不能得出聚众“打砸抢”中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与抢劫罪并罚的结论。